為什麼要去上 Scrum 認證課程?

去年 Q4 起,在有限的職權範圍內,小規模試行敏捷轉型。一路走來,自認在 Scrum 這一塊還有很多不足之處,想親炙這領域的先行者,以印證自己摸索的心得,並解決思考及實踐上的盲點。

上課,是一條捷徑。

因此,看到 Terry Wang 的〈scrum alliance 的 certificate〉一文,我開始對 Scrum 認證課程感興趣。

證照(「收據」)不是目的:

其實認證只是一份收據,他不會幫你加薪,不要為了拿而拿。
收據真的只是其次,這些課程都是世界級的,滿滿的都是知識,只是看每個人能拿多少回家。
再次強調,認證只是收據,不要為了拿而拿,是為了去跟大師學習。

至於那些所謂的「收據」,我倒是不需要了。反正又不是自己要開課教人考證照。



為什麼要去上 CSPO 課程?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要去上哪一門課呢?CSM?CSPO?CSD?

Terry 的文章,讓我嚇了一跳:我完完全全誤會了,原來 CSD 比 CSM 及 CSPO 還難拿到呀。

原本以為,像 Scrum Master 這種帶點 coach 性質的人,養成教育應該更難才是。


撇開其他因素,純以自己的需求來評估。

身為一個技術人,CSM 或 CSD 似乎是首選?

但是,突然覺得,現階段的自己,好像比較需要去上 CSPO 的課,才能用 PO 的語言去 facilitate PO。

至於 to facilitate/coach developer 一事,本來就是自己的守備區,也一直在做了。


其實,在軟體研發這一行,developer 畢竟是第一線執行者,很容易就吸收 PMP 的 planning/executing/monitoring/controlling 觀念(但對於繁文縟節則敬而遠之),或 Scrum 及 Kanban 這種輕量級的風格。

反倒是 PO,擅長的是發想願景,不見得擅長執行面。

--- Quote: 2017-01-05 Tweet


難怪有兩種 PM:PdM (product manager) & PjM (project manager)。

畢竟,個別來看,單單在「行腳商人」及「總管」這兩個圈圈裡努力奮鬥,都不見得做得到位了,遑論 PdM 及 PjM 跨界合體,身兼兩者之長。

職場生涯中,我就親眼看到一大堆沒有 PjM 觀念的 PdM 把優秀工程師逼走的血淋淋實例。尤其是根本就沒有 CSPO 心態的 PdM。



教育 PO,比教育 developer 難。

你覺得賈伯斯是容易被教育的嗎?

所以,我才要去上 CSPO 課⋯⋯

如果只從 Scrum Master 角度出發,想去 facilitate PO,小缺點就是,會只被當成 project manager。優先序一出現衝突狀況,會被質疑沒有 product manager 或 portfolio manager 的高度。

因此,對於那些沒有 PMP 也沒有 Scrum 也沒有 Kanban 觀念的 PO,先換位思考,用他們的語言說話,(或許)才比較容易 facilitate 他們。



換位思考


呂毅 老師的 CSPO 課程,最大的體悟是「強制換位思考」。尤其是 Johari Window,是很有必要的。

「Sprint review 的重點,不是 demo working software。」這一金句,也真的是顛覆我的成見。

“Learning” 的確是整個 sprint execution 過程中都在持續發生的,尤其是想當然爾全程都積極參與的 Scrum Master 及 developers。只是,該 "learning" 的,可不止這些人,而是所有 stakeholders。而且,某些 stakeholders 只會在某些 event 才有較高機率有義務出席——sprint review 就是這樣的表定 event。

所以,對這些有義務出席 sprint review 的 stakeholders 來說,出席這個 event 的重點是什麼?

大概就是朝這個方向思考吧。甚至,整個 sprint 過程中,PO 也應該以此作為首要關注點,不要微管理。

果然還是需要換位思考呀。




PO 真的有自覺嗎?

現場觀察,及老師回憶,來上 CSPO 課的,的確以工程師居多。

所以,可以想見,兩天醍醐灌頂後,回到工作場域,許多沒有職位權的人,將面對極大的不匹配及無力感。

所以,權位以外的影響力,真的很重要。

所以,憲哥的書,華倫班尼斯的書,大人學的課,請多多自我預備吧。這是當場我給同學們的小小建議。

否則,找機會讓遠來牧師去貴公司講道吧。畢竟,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沒有先知在自己家鄉被人悅納的。」



跨界拼圖

人生首張證照,當生日禮物。

而且,某種意義上,也算小小的跨界。



上完課之後的感想是:果然應該要來上 CSPO 課,拼圖才完整。

也成功推坑幾位同事,擴大盟友。

更令我開心的是,超強的同事,已經開始運用這兩天上課學到的東西了。

被 CSPO 課程洗腦後,再看一些沒有用 Impact Mapping 結構表述的產品藍圖,就覺得層次不足,漏洞百出呀。

重點是層次,不是形式。



上了兩天 CSPO 課,與一些已經浸潤於 Scrum 協作環境的大江南北英雄英雌共同演練,心中真是無限感觸。

我是努力用理性推導,小步試行(還從許多其他領域偷渡觀點及作法),別人卻是早已像呼吸一樣,相忘於江湖。

感覺很像當年,我是去學習 PMP 觀念,別人則是去複習他們早就每天都在做的事。

這就是差距。

這差距,就要靠軟功夫及硬功夫去彌補了。



不能逃避的責任

現在完全能夠體會 Terry 說的「假如你真的有興趣,去上課,拿到了收據,我認為你對台灣的軟體產業有一份責任,你需要把台灣的軟體產業變得更好,因為你是先知先覺者。」

這是我們的責任。

說好了要一起變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