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看不同陣營的抬槓,真的很有趣。

像 Kanban 就是一例。



眾所周知,Kanban 方法有一部分淵源來自 TOC,尤其是同屬 pull 系統的「鼓-緩衝-繩」(Drum-Buffer-Rope; DBR)。當然啦,後來 Kanban 將主要的思想淵源獻給 Toyota Production SystemLean 思維,甚至如〈与精益大师论剑摘录〉此文所說,更直接的淵源,是 Donald Reinertsen。

英雄所見略同,相互交融最佳實務,本就是業界常態。不過,從 Kanban 之父 David J. Anderson 的 Kanban: Successful Evolutionary Change for Your Technology Business 書中,還是看到有趣的抬槓。


譬如說,Donald Reinertsen 在本書獻詞中,提到 2003~2005 年間,他是怎麼建議 David Anderson 改良當時尚在孕育中的 Kanban 方法:

個人認為,這段對「TOC 不甚重視批量大小」的批評並不公允。

事實上,即使在最早的高德拉特《目標》書中,第三次運用聚焦五步驟,將市場的交期從二個月縮短成二周時,就是用了「移動批量減少成原來的四分之一」這一招。具體分析,請見林俊哲 (Willy) 的〈廠長的聖經 - 《目標》影片內容十一問〉一文。

TOC 大師 Oded Cohen 在《持續改善:TOC 生產管理指南》的 MTO 解決方案中,則是將「挑戰並調整移轉批量的大小」列入第 8 個激發方案中,理由是:


因此,不能因為實施順序先後不同,就批評為不重視。


至於 David Anderson 本人,也不掩飾他對 TOC 陣營不以為然的心態:


不過,我在 TOC 大師 Eli Schragenheim(他也是《仍然不足夠》合著者)的部落格,卻看到 The Boundaries of CCPMThe Boundaries of DBR/SDBR 這類的內省文章及辯論,我一點也看不到所謂的 "no one challenge the incumbent model" 指控。

至於對於「TOC 陣營早已不重視聚焦五步驟」的批評,更是無稽之談。君不見 TOC 大師 Oded Cohen 在《持續改善:TOC 生產管理指南》書中介紹的「可汗 U 形圖」中,POOGI 是箇中關鍵?甚至就連高德拉特生前最後一本著作《醒悟》,也在附錄中再次強調確認制約因素的重要性,並示範 POOGI 的兩種運用方式。



所以,陣營之間的抬槓,看看就好。無則嘉勉,有則改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