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 (2017) 在提交 Agile Tour Kaohsiung 講者簡介時,看到其他人都取了一堆渾號:專業敏捷顧問、DevOps 黑手、Agile 南優、敏捷思維實踐者、敏捷鬥士、敏捷送報伕、敏捷長工⋯⋯好不熱鬧。有為者亦若是,我似乎也該效尤效法一下。

該取什麼渾號呢?

後來,從《哈利波特》及《神鵰俠侶》中得到靈感,就用「魔藥師」(potioneer) 為渾號。



什麼是「魔藥師」(potioneer) 呢?

許多文章都有介紹(譬如 12),但我認為還是讓《哈利波特》中最活躍的魔藥師石內卜教授來現身說法吧。

石內卜在《神秘的魔法石》第一堂魔藥課,如此生動地開場:

你們到這裡來,為的是學習這門魔藥配製的精密科學和嚴格工藝。由於這裡沒有傻乎乎地揮動魔杖,所以你們中間有許多人不會相信這是魔法。我並不指望你們能真正領會那文火慢煨的大鍋冒著白煙、飄出陣陣清香的美妙所在,你們不會真正懂得流入人們血管的液體,令人心蕩神馳、意志迷離的那種神妙的魔力……我可以教會你們怎樣提高聲望,釀造榮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須有一條,那就是你們不是我經常遇到的那種笨蛋傻瓜才行。
You are here to learn the subtle science and exact art of potion-making. As there is little foolish wand-waving here, many of you will hardly believe this is magic. I don't expect you will really understand the beauty of the softly simmering cauldron with its shimmering fumes, the delicate power of liquids that creep through human veins, bewitching the mind, ensnaring the senses ... I can teach you how to bottle fame, brew glory, even put a stopper on death — if you aren't as big a bunch of dunderheads as I usually have to teach.

這一段精彩開場,講述了魔藥師的特色,以及⋯⋯自負。



另一個靈感來源是《神雕俠侶》。在第十六回〈殺父深仇〉中,楊過被金輪法王(新修版稱為「金輪國師」)點破自己武學上一個根本弊病:

法王笑道:「楊兄弟,你的武功花樣甚多,不是我倚老賣老說一句,博采眾家固然甚妙,但也不免駁而不純。你最擅長的到底是那一門功夫?要用什麼武功去對付郭靖夫婦?」

這幾句話可將楊過問得張口結舌,難以回答。他一生遭際不凡,性子又是貪多務得,全真派的、歐陽鋒的、古墓派的、九陰真經、洪七公的、黃藥師的,諸般武功著實學了不少。這些功夫每一門都是奧妙無窮,以畢生精力才智鑽研探究,亦難以望甚涯岸,他東摘一鱗、西取半爪,卻沒一門功夫練到真正第一流的境界。遇到次等對手之時,施展出來固然是五花八門,叫人眼花撩亂,但遭逢到真正高手,卻總是相形見絀,便和金輪法王的弟子達爾巴、霍都相較,也是頗有不及。他低頭凝思,覺得金輪法王這幾句話實是當頭棒喝,說中了他武學的根本大弊。

再想:「不論洪七公、黃藥師、我義父歐陽鋒、郭伯伯、金輪國師、甚至全真七子,凡是卓然而成名家者,都必精修本門功夫,別派武功並非不懂,卻只明其家數,並不研習,然則我該當專修那一門功夫?」在情在理,自當專研古墓派的「玉女心經」才是,但想到洪七公的打狗棒法如此奧妙、黃藥師的玉簫劍法這等精微,置之不理,豈非可惜?而義父的蛤蟆功與經脈逆行、九陰真經中的諸般功夫,無一不是以一技即足以揚名天下,好不容易學到,又怎能棄之如遺?

聰明的楊過,做出一個勇敢的嘗試:

他走出茅棚,在山頂上負手而行,苦苦思索,甚是煩惱,想了半天,突然間心念一動:「我何不取各派所長,自成一家?天下武功,均是由人所創,別人既然創得,我難道就創不得?」想到此處,眼前登時大現光明。

他自辰時想到午後,又自午後苦思至深夜,在山峰上不飲不食,生平所見諸般精妙武功在腦海中此來彼往,相互激盪。他曾見洪七公與歐陽鋒口述比武,自己也曾口講指劃而將李莫愁驚走,此時腦中諸家武功互爭雄長,比口述更是迅速激烈。想到後來,不由自主的揮拳踢腿的施展起來。初時還能分辨這一招學自洪七公,那一招學自歐陽鋒,到得後來竟紊不可理,心中如亂絲般絞成一團,再難支持,仰天摔倒,昏了過去。

楊過睡了半夜,次晨一早起來又想。七日之中,接連昏迷了五次。說要綜納諸門,自創一家,那是談何容易?以他此時的識力修為固然絕難成功,那更不是十天半月間之事。

最後終於突破盲點:

但連想數日之後,恍然有悟,猛地明白諸般武術皆可為我所用,既不能合而為一,也就不必強求,日後臨敵之際,當用則用,不必去想武功的出處來歷,也已與自創一派相差無幾。想明白了此節,登時心中舒暢。

金輪法王這日見楊過突然神情平和、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知他於武學之道已進了一層。

這就是我現在的心境。聊誌於此。



順便也補記一下在第三十四回〈排難解紛〉提到楊過十六年後復出,以「黯然銷魂掌」與老頑童周伯通過招的經過:

他生平受過不少武學名家的指點,自全真教學得玄門正宗內功的口訣,自小龍女學得《玉女心經》,在古墓中見到《九陰真經》,歐陽鋒授以蛤蟆功和逆轉經脈,洪七公與黃蓉授以打狗棒法,黃藥師授以彈指神通和玉簫劍法,除了一陽指之外,東邪、西毒、北丐、中神通的武學無所不窺,而古墓派的武學又於五大高人之外別創蹊徑,此時融會貫通,已卓然成家。只因他單賸一臂,是以不於招數變化取勝,反而故意與武學道理相反。他將這套掌法定名為「黯然銷魂掌」,取的是江淹〈別賦〉中那一句「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之意。自掌法練成以來,直至此時,方遇到周伯通這等真正的強敵。

楊過見他將自己突起而攻的招式盡數化解,無一不妙到巔毫,不禁暗暗嘆服,叫道:「下一招叫做『拖泥帶水』!」周伯通和郭襄齊聲發笑,喝采道:「好名目!」楊過道:「且慢叫好!看招!」右手雲袖飄動,宛若流水,左掌卻重滯之極,便似帶著幾千斤泥沙一般。

周伯通當年曾聽師兄王重陽說起黃藥師所擅的一路五行拳法,掌力之中暗合五行,此時楊過右袖是北方癸水之象,左掌是中央戊土之象,輕靈沉猛,兼而有之,一見之下不敢怠慢,左手使「空明拳」中的一招,右手使一招「大伏魔拳」,以輕靈對輕靈,以渾厚對渾厚,兩下衝擊,兩人同聲呼喝,各退出數步。 [...]

這一十三招名稱說將出來,只把老頑童聽得如痴如狂,隔了良久,才道:「想那『面無人色』這一招,如何用以克敵制勝?」楊過道:「這雖是一招,其實中間變化多端,臉上喜怒哀樂,怪狀百出,敵人一見,登時心神難以自制,我喜敵喜,我憂敵憂,終至聽命於我。此乃無聲無影的勝敵之法,比之以長嘯鎮懾敵人又高出一籌。」周伯通道:「這是從《九陰真經》的移魂大法中變化出來的麼?」楊過道:「正是!」

周伯通眉花眼笑,問道:「那麼『倒行逆施』呢?」楊過突然頭下腳上,倒過身子,拍出一掌,說道:「這是『倒行逆施』的三十七般變化之一。」周伯通點頭道:「那是源自西毒歐陽鋒的武功了。」楊過站直身子,道:「不錯,不過我這掌法中逆中有正,正反相沖,自相矛盾,互沖互剋,不能自圓其說。」

此刻,既是自創一派,亦是合而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