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四週,我在公司內帶了一系列【系統思考的四堂課】。本文回顧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為自己做個紀錄及紀念。


◉ 緣起

過去兩年,我分別以限制理論的 thinking processes(思維程序;思考方式)及系統動力學 (system dynamics) 兩大思維角度,給了幾場 DevOps 及 Docker 的演講(見文章 1文章 2文章 3)。過程中,觀察到一些有趣的事:

--- Quote: 2017-04-27 Tweet

--- Quote: 2017-07-18 Tweet


後來,在某個場合,Ruddy 老師向我拋出一則有趣的提問:「為什麼高德拉特發展出 CRT 這種方法,而不直接採用現成的 CLD?」

我答不出來。頂多只是憑直覺喃喃自語:「或許是比較容易溝通吧!」

某一天,在《抉擇》第 209 頁巧遇一張 CLD。果然高德拉特也懂 CLD,只是選擇不常用它。

「或許是 CRT 比 CLD 容易溝通吧!」


這類思緒,不時湧出,甚至開始浮現一些狂想:

--- Quote: 2017-04-26 Tweet

這狂想有難度。當時的我,還想不出具體的融合方法。



◉ 突破

直到今年四月,在稲垣公夫《深思快想》這本奇書看到一線曙光:

不愧是限制理論暨豐田方法的專家,早我一步(好吧,早我好幾步)整合好 CRT + CLD 了。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可以省點力氣了。


稲垣公夫語重心長提醒:

「思考的深度」與「專業性程度」互不相干。也就是說,有人使用極艱深的專業知識,卻用淺薄的方式思考;有人則深入思考身邊人盡皆知的常識。

想鍛鍊深入思考的能力,與其只偶爾仔細思考困難的問題,不如養成經常對日常事務深思熟慮的習慣。

勝間和代在《培養商業腦的七種組織力
》也提醒過一樣的事:

不斷進行切入重點來養成思考方式,雖看似繞遠路,其實就是最快的捷徑。沒有辦法養成邏輯思考的人,單純的原因就在於質量的不足而已。可以的話,希望各位持續進行幾年的時間來培養這個習慣。

就乖乖照著做吧!

我挑選兩個案例來刻意練習。一是不太熟悉的,以當期的科技島讀夾娃娃機文章為案例;二是非常熟悉的,以現在服務的公司當案例,總結這四年工作上看遍的成敗點滴,了一樁心願。

仗著過往的 CRT 及 CLD 功底,個別繪出草圖並不難;但若進一步要求兩者的內在一致性,也費了好幾天功夫。

很有成就感。

既然都做到這地步,孤芳自賞太可惜了,索性拿這份商業模式分析圖找上我們家 CEO,用 CRT + CLD 連續技講了一遍,檢驗我的分析是否正確。


之後,持續做 CRT + CLD 的刻意練習,漸漸生出效果,比以前更快就能勾勒出具有內在一致性的初版。

用這種角度來閱讀文本,不知不覺中,對文本的鑑賞標準也提高了。也更能體會《一流的人讀書,都在哪裡畫線?》點出的訣竅:

用這種態度,何止是在書上畫線,連優質的網路分析文章也盡在狩獵範圍之內。

譬如說,面對詹宏志的演講,不會讀的人,只會酸他太晚才知道所謂「資本的力量」;會讀的人,就會看到其中的系統基模,以及可引為己用之處。

這才是深刻的閱讀層次。



◉ 開講

今年二月,我在公司內部群組推薦好友 Taco 開的系統思考工作坊,幾位好學的同事前來打探,令我竊喜:公司內總算有人對這主題感興趣了。

這一天,我等了好久。

也正是時候。正值自己在「系統思考」及「教學培訓」兩方面都有突破,便尋思:何不結合兩者,設計符合自己想法的教案,主動分享這方面的新體悟?

就用系統思考的方法來教系統思考吧。

算是一種 self-contained feedback loop? (笑)


於是,在公司內自動請纓開辦【系統思考的四堂課】。一周一堂 90 分鐘,正好一個月結束。

課程公告:

正如我帶讀書會及工作坊的風格,會以個案研討形式為主,有大量課堂討論及回家作業。回家作業大概需要花一個小時。能配合的,再考慮參加。

人數上限:12。

Agenda:
  • 課前作業 - 中等收入陷阱
  • Week 1 (5/31 四) - 系統思考簡介、因果分析
  • Week 2 (6/07 四) - 系統動力學
  • Week 3 (6/14 四) - 系統基模
  • Week 4 (6/21 四) - 應用:Large-scale Scrum 或商業模式分析

場地所限,設下人數上限。結果,還是有人拜託超收。 (笑)


為了這四堂課,努力策劃主題內容,梳理系統思考的具體步驟。最花功夫的是案例。要切題,又要多元,更要有相當程度的表面複雜性,才能對比映襯出系統思考的簡潔與犀利。

沒有單一書籍符合上述所有需求。所以,兩個月以來,重讀許多書籍,萃取精華。

系統思考:

思維模式:

成長心態:

走過一輪,提煉出可適用於 CRT 及 CLD 兩種系統思考層次的大一統方法,並將六大步驟湊出頭字詞,命名為「SLR·CPI 法」:SLR 是單眼相機,CPI 是消費者物價指數,夠好記吧!


教第一堂課的感想是,活動設計上,要再補強 CLR (categories of legitimate reservations) 的部分,或者,從社會科學的研究方法中取材相關內容。畢竟,「理則思考」是台灣高等教育上嚴重缺失的一環。

教第二堂課的感想是:真的需要現場手繪,並搭配 LOOPY 推導。

教到第三堂課時,把之前課堂上分析過的種種大案例全部再拿出來對照,也順便類比到公司現況,讓大家現場立即體驗到彼得・聖吉說的「熟習系統基模,是組織開始將系統觀點應用於實務的第一步」箇中深意。

誰說《第五項修練
》是沒有用的老書呢?

教第四堂課時,火力全開,為【系統思考的四堂課】給了場算是高潮的完結,也鬆了一口氣。



◉ 為人,也為己

在公司內開這門課,長遠目標是推動並深化學習型組織,中期目標是為日後的 LeSS 鋪路,短期目標則是強化質性思考的能力。

畢竟,從「中等收入陷阱」案例的系統思考分析中,兩種競爭力取向的動力昭然若揭。為了推動高端循環,質性思考是關鍵能力。質性路線比量化路線更抽象,更虛無飄渺,更難有適切的判準,常常都是淪為事後諸葛。所以,更需要在這方面刻意練習,及早提升這方面的素養。

為別人,也為了自己。

某方面來說,我現在對別人做的許多事,部分是為了 N 年前沒能從(缺席的)mentor 那邊得到的我而做的。

某種角度來說,也算是一種與內在小孩的對話。

譬如說,我真想給當年的自己,看這段窮查理的話:

並且帶著他逐步分析出這樣的 CLD:

有這樣的 mentor,今天的我,又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沒有這樣的 mentor,就只能靠自己了。

文末,一點小雜感。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