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體架構・絮語

Automate everything, make life easier!

敏捷之途無他,刻意練習而已矣!

親愛的學員們: 感謝你們 9/13 & 9/14,一起共度充滿歡笑的兩日。 課堂上,我多次提醒:請大家回去之後,要持續刻意練習;自練,對練,都好。 要刻意練習什麼? 要如何刻意練習? 怕細節沒講清楚,我用這篇文章來補充吧。而且,就用我們在課堂上玩過好幾次的 impact mapping 來展開這議題吧(你看,我這不也是一種刻意練習嗎?)。 Goal 這番刻意練習的總目標是:成為更好的 Scrum master,引領團隊達成他們被賦予的商業目標。 Actors Scrum master 有多種樣貌。 在 The Great ScrumMaster 書中提到...

READ MORE

產能之謎

許多前輩一再疾呼:「敏捷不是快,不是研發得更快,而是應變得快。」不過,言者諄諄,聽者藐藐,這仍是名列前茅的迷思。 就算知道了,但仍常會被詢問:「那麼,有辦法再快一點嗎?」 快,其實是有方法的,也是有原理根據的;只是,你能夠接受這類方法嗎? 譬如說,敏捷圈或精實圈都推崇的 Little's law,你能夠接受嗎? 譬如說,越是符合 INVEST 的 story 越能如預期的進行,那麼,你願意投入 5%~10% 的時間扎實地進行 refinement 嗎? 譬如說,越是切實進行 SBE 之類的協作建模活動,就越能避免 contract game...

READ MORE

從聚焦五步驟談敏捷導入

敏捷,該如何導入? 儘管去年和今年兩場演講,我都引用限制理論來探討這議題,但還是一直會被問到。可見之前那兩場演講,有點失敗。呵。 既然還是一直被問,索性給個扼要的回答。更深入的分析與推導,就請回到那兩場演講的內容吧。 (Disclaimer: 投資一定有賺有賠。服用前,請先詳讀公開說明書。) 如果一切主客觀因素都不是問題,那麼,從 PO (product owner) 切入,收效最快。 畢竟,大部分產業,最終的限制因素是利潤。因此,以限制理論聚焦五步驟原理來說: Identify /...

READ MORE

「敏捷魔藥師」典故

去年 (2017) 在提交 Agile Tour Kaohsiung 講者簡介時,看到其他人都取了一堆渾號:專業敏捷顧問、DevOps 黑手、Agile 南優、敏捷思維實踐者、敏捷鬥士、敏捷送報伕、敏捷長工⋯⋯好不熱鬧。有為者亦若是,我似乎也該效尤效法一下。 該取什麼渾號呢? 後來,從《哈利波特》及《神鵰俠侶》中得到靈感,就用「魔藥師」(potioneer) 為渾號。 什麼是「魔藥師」(potioneer) 呢? 許多文章都有介紹(譬如 1 及...

READ MORE

思維的重量訓練

上週五【系統思考的四堂課・DevOps 特別版】,表定 7 小時,延長賽到 7.5 小時,感謝首梯公開班同學的熱情參與,共度燒腦的一天。 課後仍持續收到提問,我挑選幾則統一回覆。 有學員問道:「為什麼課前作業會挑選這麼難的題目?」 我承認,這兩份課前作業,有難度;但這難度是必要的。要有這樣的挑戰強度,才能反襯系統思考的威力。否則,簡簡單單就能破解的作業,為什麼還要花金錢花時間前來上課呢? 好吧,說正經的。要有這樣的挑戰強度,才能先將各位的思維肌肉稍微鍛鍊一下,負重訓練到能夠跟得上課程現場的思辨強度。 這門課,原本在我公司裡面是分成四個禮拜,每次 1.5...

READ MORE

系統思考的四堂課

過去四週,我在公司內帶了一系列【系統思考的四堂課】。本文回顧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為自己做個紀錄及紀念。 ◉ 緣起 過去兩年,我分別以限制理論的 thinking processes(思維程序;思考方式)及系統動力學 (system dynamics) 兩大思維角度,給了幾場 DevOps 及 Docker 的演講(見文章 1、文章 2、文章 3)。過程中,觀察到一些有趣的事: --- Quote: 2017-04-27 Tweet --- Quote: 2017-07-18 Tweet 後來,在某個場合,Ruddy...

READ MORE

三週生出一款新桌遊,一段奇幻旅程

這款新桌遊,從四週前動念,歷經一次小實驗,一次高裝檢,到前天第一次對外正式啟用,現在總算可以慢慢寫它的誕生歷程了。 ◉ 對模擬遊戲的四大疑惑 學生時代從《第五項修練》讀到啤酒遊戲 (Beer Game),就對規則簡單但意義深遠的模擬遊戲,心嚮往之。 但直到近幾年,才真正有機會親炙它們。 我在【TOC企業變革之路・體驗工作坊】玩了啤酒遊戲、在 Agile Tour Hsinchu 2016 玩了 getKanban、在 CSPO 課堂玩了 Business Value Game,儘管各有收穫,但心中卻也一直有個疑惑: --- Quote: 2017-11-10...

READ MORE

引導活動,請注意「不注意視盲」

越來越慶幸,當初選擇深化引導技能的第一步,是從心理學著手。從此,走上一條自己也料想不到的蹊徑。(這段往事,詳見 1 及 2...

READ MORE

User story 的 "user" 是什麼?"story" 又是什麼?

同事面對看板上面的 user story 卡片,提出一個疑問: 現在愈來愈像是把 spec 或要做的事硬寫成 story。但 story 失去本意的話,好像也不用寫 story~~直接寫成待辨事項,是不是對大家來說更清楚?現在有點是要寫成待辨事項的 story 吶~~我覺得怪怪的 這問題,其實還可再細分成三件事: User story 的 "user" 是什麼? User story 的敘事句,需要有固定格式嗎? User story 的 "story" 是什麼? 以下就來一一探討。 User story 的 "user"...

READ MORE

以 impact mapping 進行參與式決策

我在半年前〈以談判角度看 Sprint Planning〉一文曾提過: 只要是我有權主導的 Sprint Planning,都會先花些時間請 PO 重新展開 Impact Mapping 及 Scaling Lean 的內容,尤其是還沒有穩定扎實 Product Backlog Refinement 的團隊。 欲達我心目中的理想境界,需要先讓團隊成員練習一兩次 impact mapping,才能在正式上戰場時,更有效產出高品質的 impact map。 就連 PO 本身亦然。畢竟,許多沒有「參與式決策」習慣的 PO,對於這類方法,常以自身專業角度提出質疑: --- Quot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