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改革方案層出不窮的年代。

在研究任何改變或改革方案時,我總喜歡順便調研一下,方案倡議者,是否有明示出任何導入順序?

每個個案,當然各有獨特的脈絡,無法強求 100% 相同的導入順序;但若有一些路線圖作為參考基準,會讓人更放心嘗試。

可惜的是,許多改革方案都是淪為個人經驗談,沒有跳脫黑手經驗,沒有歸納出可偽證檢驗的建議實施順序,以及過程中可能遇到的抵制改革層次。

這是高風險的。

所以,當我看到 TOC 的「應用專題」,真的是嚇了一大跳。

怎麼會有這麼縝密的改革戰略及戰術?



高德拉特在《絕不是靠運氣》書中,展現 Thinking Processes 四兩撥千斤直指核心的威力。我之前只是稍微拿 UDE → CRT → Clouds → Injections → FRT 這一小段推導過程來牛刀小試一番,就成功推動了一些 DevOps 改善計畫,也產出了幾場演講:

在這之後,為了在組織內進一步推動敏捷轉型(一切故事就從「One-Week Sprint 的節奏」這裡開始),必須串連更多技術面及非技術面的流程環節。除了持續向敏捷陣營取經之外,也不時偷渡一些 TOC 陣營的好物。過程中逐漸累積了一些想法,好像開始進入各種重要思潮在腦袋中相互衝撞、沉澱、融合的階段了。

其中,帶給我最大智性收穫的,就是以 TOC 的「應用專題」角度撰寫的這兩本書。

這兩本書,雖然只有 268 + 293 頁,但密度過高,閱讀進度可比蝸牛。

我之前文章都有引述個別內容,現在這篇文章要引述的是,它們提出的導入順序。




Oded Cohen 在《持續改善:TOC 生產管理指南》書中,針對 MTO 生產形式,提出的解決方案實施順序:


其中,激發方案一:「建立達交承諾 (due-date performance; DDP) 為生產線的首要衡量指標」,及激發方案二:「設定具挑戰但可達成的生產緩衝 (production buffer),並且按此釋放生產工單 (work order)」,對於我在敏捷轉型的千頭萬緒中,順利聚焦,達到初期戰果,以取得後續的話語權,有很深的指導作用。

沒有初期戰果,還談什麼後續的改革?誠如本書所說:「如果你不解決短期問題,那麼你不需要擔心長期問題,因為你在公司沒有長期可言。」




David Updegrove 在 The Critical Chain Implementation Handbook 書中,根據 CCPM S&T 提出的解決方案實施順序:


其中,除了一些建立共識的前置作業之外,我看到整個實施方案,最初期的行動決策就是:

  • Identify optimal resources for tasks in priority order
  • Prioritizing and freezing
  • Accelerate project completion

不難發現,這也和前面 MTO 生產的第一、第二激發方案雷同,都是先聚焦在 DDP。



從這兩本很硬很硬很硬的書,觀摩到一個周密的改革方案,是如何細緻處理各個抵制改革的層次。

深受啟發。

繼續牛步閱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