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ban in Action 這本書,一直是我很珍愛的實戰寶典。我也多次從這本書第 13 章取材一些簡單但寓意深刻的遊戲,像我在〈有了 Agile,為什麼還要有 DevOps?〉演講前半段所示範的,就是改編自本章的 "The Dot Game"。


看板方法最吸睛的,就是號稱「讓瓶頸無所遁形」的看板。所以,看這本書時,不要一下子就跳到作者開的處方,應該忍住,先仔細端詳看板,思考一下,眼前的看板,哪裡是瓶頸?該如何採取必要的措施?或者,先不急著採取措施?

把你的假設說出來,把你的論證說出來。這樣才會進步。



就拿本書 §7.3.2 的這幅看板為例:


針對此例,作者挑出 7 點問題(有夠厲害!),但並未逐一提出相對的建議行動。

把它當成思考作業吧。

還沒有思考之前,不准往下翻頁喔!



我不喜歡見到黑影就開槍。

就以此例來說,作者挑出 7 點問題,難道我們就要在第一時間就兵分七路去對付嗎?

這是嚴重的失焦。



如果是 Lean Thinking 純粹主義者,視 WIP 為首要之罪,可能會先從 WIP 帳面數字最高的 "Development" 一欄下手,或是從塞車最嚴重的 "Test" 一欄下手。但,這真的能促成專案的最大利益嗎?

這也是另一種見到黑影就開槍。

Kanban in Action §7.1.2 也特別提出警告:

消除浪費是好的,但是,如同 TOC 一再強調的:不要陷入局部效益的陷阱。



反骨的我,故意用 TOC 的聚焦五步驟來思考這個案例。

聚焦五步驟,第一步驟是確認 (identify) 制約。

TOC 大師 Oded Cohen 在《持續改善:TOC 生產管理指南》提出四種制約 (constraint) 類型:

  • 有效產出制約 (throughput constraint)
    • 產能制約 (capacity constraint)
    • 前置時間制約 (lead-time constraint)
    • 市場制約 (market constraint)
  • 行為制約 (behavioral constraint)

那麼,這個案例,一開始的制約因素是什麼?

  • 是 Analyze 的產能制約嗎?
  • 是 Test 的產能制約嗎?
  • 是 Analyze 那一張紅色驚嘆號卡片的前置時間制約嗎?
  • 是 Test 那一張紅色驚嘆號卡片的前置時間制約嗎?
  • 有市場制約嗎?
  • 有行為制約嗎?
  • Urgent 那一張卡片,有任何制約因素嗎?
  • 以有效產出 (throughput) 角度觀之,甚至,以 T$D (throughput-dollar-days) 角度觀之,那一項才是最值得聚焦的策略性制約?

先確定哪一項才是制約因素,才能聚焦有限心力在正確的地方。

這是個沒有標準答案的情境題。請先陳述自己的假設,再發展行動方案。

不要貿然認定「Test 那一張紅色驚嘆號卡片」是制約因素。事實上,在 Lean from the Trenches 一書的 §4.2 就有一個案例,說明這張卡片後來的最佳解決方法居然是「暫時擱置」!

請實事求是分析。

姑且這麼假設吧!假設經過一番理性分析,「Analyze 那一張紅色驚嘆號卡片」,被我們辨識出來是首要的前置時間制約。那麼,該採取的行動,就不會是先處理其他問題,而是⋯⋯


聚焦五步驟,第二步驟是決定如何充分利用 (exploit) 制約。

我們應該將有能力處理「Analyze 那一張紅色驚嘆號卡片」的資源,徹底利用,以發揮它該有的水準。

畢竟,《目標》的瓶頸處理九大原則說:「工廠的產能,就等於瓶頸的產能。假如瓶頸損失一小時的生產時間,就等於整個系統損失了一小時。(p.252, p.363) 「絕對不可以浪費瓶頸的時間,應該讓瓶頸只處理對『今天』的有效產出有所貢獻的零件。」(pp.253–254)

接下來⋯⋯


輪到聚焦五步驟的第三步驟登場:其他一切事物遷就 (subordinate) 上述決定。

白話一點講,其他事情,都是次要;請讓邊站。

畢竟,《目標》的瓶頸處理九大原則說:「非瓶頸資源的利用程度,並不是完全由其生產潛力來決定,而是由系統中的其他制約因素來決定。」(p.329, p.405) 「不管在哪一種狀況下,瓶頸控制了存貨和有效產出。」(p.362, p.406) 「在非瓶頸設備省下的每個小時都是虛幻的。」(p.364)


這次難關度過了,為了避免歷史一再重演,就要適時祭出聚焦五步驟的第四步驟:鬆綁 (elevate) 制約因素。徹底從流程面、體質面改善這個已爆彈或未爆彈。

或許,更嚴肅的議題是:為什麼我們容許這麼多 WIP 在整個看板上面?這個團隊不在意 Little's Law 嗎?這個團隊的 pull 標準是什麼?


最後,學無止境,止於至善的路,沒有終點。所以,要適時祭出聚焦五步驟的第五步驟:避免惰性,回到步驟一,繼續確認:新的制約因素是什麼?



這就是簡單的 TOC 聚焦五步驟的應用。未必是最佳解,但畢竟是個可行的系統化方法,不妨列入參考。